晋级特大城市 合肥做对了什么?

国内

  原标题:深观察|晋级特大城市,合肥做对了什么?

  5月21日,安徽合肥公布七普数据。数据显示,合肥全市常住人口为936.99万人,市区人口为511.82万人。

  根据国务院2014年印发的《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通知》,城区常住人口在500万人以上1000万人以下的,为特大城市。

  也就是说,合肥正式迈入特大城市行列。

  2017年出台的《安徽省新型城镇化发展规划(2016-2025年)》提出,“到2020年,把合肥率先培育成市区常住人口超过500万的特大城市”。在当时看来,要达到这一目标,压力不小。2018年时,合肥的城区人口还只有394万人。现在如期交上合格答卷,不容易。

  目前,全国的特大城市才10个出头,含金量还是很高的。长三角城市中,除上海这座超大城市外,杭州和南京之前都已晋级特大城市。合肥的入围,标志着在人口规模上跟杭州南京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。

  而且,合肥的总人口增长势头也不错:十年增加近两百万人,相当于每年新增二十万人;总人口超过南京,增量居长三角城市第三。这样的表现,在高手如林的长三角城市中,相当难得。

  当然,合肥的人口增量,有一部分源于2011年拆分巢湖的区划调整。但除去这一因素,合肥的人口增长率仍不俗。新增人口中,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外地——包括省内其他城市人口聚集省会,和外地皖籍人口的回归。

  可以说,不管是晋级特大城市,还是总体增量数据,都是合肥人口吸引力和城市活力的直观缩影。

  有人会好奇,人口规模带来的城市规模等级升级,意味着什么?

  首先,人口数据是一座城市综合实力的一个重要参考维度。那些千万人口城市和GDP万亿城市,是高度重合的。换句话说,人口大城,通常就是经济大城。

  其次,更多的人口,意味着更充足的劳动力、更广阔的消费市场,也意味着更多的政策资源——去年发布的《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》提到,推动公共资源由按城市行政等级配置,向按实际服务管理人口规模配置转变。

  再者,城市规模等级的提升,和城市的建设水平直接挂钩。比如地铁申建,一个重要门槛就是“市区常住人口在300万人以上”。更高规格的城市,在基础设施完善上,拥有更高规格的建设标准。

  人口的快速增长,为合肥未来的经济发展提供了保障。反之,对外来人口强大的吸引力,是过去合肥快速发展的必然结果。2020年,合肥的GDP首破万亿大关,跻身全国二十强之列。过去二十年来,合肥的GDP累计增幅也处于全国前列。

  那么,合肥到底做对了什么?

  梳理合肥“开挂式”的进击之路,有三个层面的因素不容忽视。

  首先,合肥主动融入长三角一体化的发展脉络中,寻求差异化发展。

  虽然合肥面临着“徽京”南京的直接竞争,甚至南京都市圈的范围都延伸到了合肥都市圈的地盘上,但合肥主动向长三角靠拢的战略发展方向,一直是十分清晰的。

  在产业上,合肥和长三角城市——尤其是上海,有很多紧密的分工合作。事实证明,融入长三角并没有导致合肥的人口和资源被虹吸,反而让合肥分享到了长三角一体化的巨大红利。

  其次,长三角沿海地区的开化风气,让合肥在经济发展和产业建设上,有较强的开放、创新意识,敢想敢干,而不是墨守成规、循规蹈矩。

  前段时间,民间有合肥是最大“赌城”的说法,证据是合肥在招商引资中“不走寻常路”——从接手不被看好的京东方,到押注存储芯片产业,再到投资跌入低谷的蔚来汽车。产业建设的冒险历程虽伴随一定争议,但的确为合肥带来了充足的回报。

  而且,像合肥一样敢“赌”的城市不少,却不是个个都能成功。合肥的“赌”,不是单纯地靠运气、靠天收,而是对自身的区位条件、资源禀赋和未来发展方向有比较成熟的研判,在此基础上去大胆创新、不断试错。

  再者,合肥的快速发展,离不开安徽的“强省会”战略。

  内陆省份集中力量发展省会的做法,一直也有争议。但相较于广撒胡椒面式的平均主义,集中优势力量率先做大做强省会,确实是不具备港口优势的内陆省份最现实的发展模式了。

  安徽的“强省会”战略,一直是清晰而坚定的。《安徽省新型城镇化发展规划(2016-2025年)》提到,“强化合肥省域核心增长极,做大做强区域中心城市”。

  这种提法,针对的是合肥在省内带动作用的不足。其实,合肥的经济首位度(即GDP全省占比)并不算高,2020年为26%:人口首位度更低,2010年六普时为12.5%,七普才提升到了15.4%。

  换句话说,合肥以15.4%的人口,贡献了安徽26%的GDP。可见,单位人口的经济产值是相当强大的,这也说明安徽做大做强省会的正确。

  前不久,有芜湖媒体发文,对一些本地干部“合肥快速发展是沾了‘省城’的光”的想法,进行了批评。坦诚地说,这种想法是有部分现实基础的。但“强省会”有效果,前提是合肥本身的发展思路正确。另一方面,没有合肥,安徽的发展可能更被动。

  以人口数据为例,安徽六普到七普之间的人口增量为153万人,增幅为2.57%,增幅远低于合肥,也远低于浙江和江苏。这意味着,如果没有合肥,安徽的人口很可能被周边省份虹吸更多。

  合肥做大做强,对安徽内部和长三角,都将形成“鲶鱼”效应。比如芜湖就提出,要“对标合肥,学习和追赶合肥”;合肥的跃升,对南京、杭州也是一种压力,会倒逼它们加快发展脚步。

  值得重视的问题是,在“强省会”政策的加持下,合肥的虹吸效势必进一步增强,很可能加剧省内发展不均衡的局面。

  2020年,合肥GDP为10045.72亿元,第二城芜湖为3753.02亿元,差距相当大。未来,合肥在一路进击的道路上,应该加大对周边地区的带动扶持。如果“强省会”只是换来合肥一城独大,那就偏离了政策的本意。

  合肥在晋升特大城市后,也要加快解决自身发展过程中的突出问题。比如房价。前几年合肥的房价一路水涨船高,涨幅位居全国前列。房价上涨背后,是对房地产行业的过度依赖,而这会对产业和人口产生挤出效应。

点击进入专题:

新闻热点精选

责任编辑:张迪

来源:新浪网